相关文章

金属探测器挖出花瓶卖7万

金属探测器挖出花瓶卖7万

一把约30厘米的锄头,一双“慧眼”,外加仔细耐心,一天下来就能挖到两三百枚铜钱;如果“武装”了高科技探测仪的,说不定还能发现清代银锭,甚至是金戒指;运气更好的话,甚至能挖到古玉和精美瓷器——最近一周,杭州余杭塘栖广济桥两侧聚集了不少“挖宝”人,并且当场摆摊出售刚刚从运河淤泥里淘出来的器物。

土堆上,十来岁的孩子也在拼命刨坑

余杭塘栖圆满路至市新街段运河驳岸及码头正在进行修缮工程,因为施工需要,运河里多年沉积的泥土被挖出并暂时堆放在广济桥两侧岸边,时间一长就堆成了小山。

“大概6月中旬,有人在土堆里捡到几个铜钱,然后拿工具来挖,发现了一个瓷瓶,之后越来越多的人赶来挖宝,赶也赶不走。只要不下雨,泥堆上就都是人,每人拿一把锄头挖啊挖。”塘栖镇广济路一家茶楼的服务员说。

6月27日,记者来到了广济桥头郭璞井。只见土堆上大约有六七十人,其中既有十三四岁的孩子,也有五六十岁的老者。每人手里都有一把平头或者两齿的小锄头,彼此间没有交流,低头、挥锄、分拣、擦汗、继续挖掘……土堆已然千疮百孔,被挖的洞浅的有半米,深的有2米。

运河清淤的挖土机还在工作,挖起的泥一铲铲还在往土堆上堆,但挖宝人无所畏惧,彼此挖到对方的锄头了才略略欠身,作“礼节性”避让。偶尔有人挖到完整的瓷器或者不明物件时,众人才聚到一起评论。随即就会有老板模样的人上前竞价买走。旁边空地上,十多个挖宝人就近摆摊,上百个买客穿梭其中讨价还价。

刚挖出的花瓶卖了7万

一早赶来挖宝的附近居民老赵说,自己算是运气不好的,没有专业仪器,挖了大概3小时,只找到了四五十个铜钱、3个烟杆铜头、1段玉烟嘴。“有人让我把玉烟嘴卖给他,300块,我不舍得。”

让老赵失落的是,他错过了一个花瓶。“早上我挖到过一个瓶子的一角,以为是破的没在意,换了地方挖,结果这个瓶子被一个小孩子挖走了,是完好的,大概25厘米高,底上有字,是‘大明成化年制’,好几个人想要,从3000元一路叫到了7万元。”老赵说,27日上午还有人挖出了一个银锭,“婴儿拳头那么大呢。”

正和老赵聊着,土堆的另一侧突然传来大笑声。一个满身泥巴的中年男子向一个夹着手包的年轻人推销铜钱,开价“大的一元,小的五角”。话音刚落,旁边懂行的工友嘲笑他:“不懂就不要瞎开价,那铜钱可不是按大小论价的!”

据说这些挖宝人普遍使用的金属探测器680元就能买到,能对地下1.5米内的金属发出报警。有这个仪器的人一天能挖五六斤金属器物。

幸运挖到大宝贝的人并不多,更多的人是挖到了铜钱、铜烟杆、残破瓷片、银元,偶尔还可见玉器挂件。其中铜钱以明清代为多。

广济桥古时是商贩集中地

广济桥左右两侧各约300米的距离内为什么会出现数量众多的古钱币?有无保护价值?此处会不会有沉船?

“广济桥古时是南北航运的一个口岸,是杭州水路的北大门,商旅往来频繁。”余杭博物馆陈益女副馆长说,塘栖位列明清时期江南十大市镇之首,商贾云集,贸易发达,广济桥附近,桥北是水北街,沿运河一字排开近百家商铺。她说,众多铜钱出现在广济桥两侧的运河淤泥中符合历史史实。“25日,工作人员去过现场,出土物品大部分为铜钱,达不到发掘规格。”至于此处是否有沉船的猜想,相关负责人予以否认。因为运河水位不深,风浪很小且靠近民居,即使有船遇险,自救和打捞的难度也都不大,沉没的可能性很小。

余杭区文物检查大队副大队长张勇说,他们第一次接到举报是在6月15日左右,前后已经联合派出所、城管、博物馆进行了多次查处。“我们一方面是劝离挖掘者,另一方面已经要求施工方——运河综保公司在施工时注意保护相关出土文物。”他同时提醒在工地上挖掘的人,地下的遗存物属国家所有,不能随意挖掘,即使捡拾也应该上交文保部门。